登录 / 注册 微信公众号

人民教育出版社首页 人教数字公司首页

扫一扫
关注官方公众号
"人教教材培训"

消息二则

教学重点:

1. 了解课文内容,理解渡江战役的规模与意义,感受作者体现在消息中的情感与立场。

2. 把握课文的新闻要素,理清写作思路,品味语言,欣赏新闻写作的艺术。

3. 掌握消息这一新闻体裁的基础知识,了解其写法特点。

课文研读:

一、整体把握

1. 《我三十万大军胜利南渡长江》

渡江战役又称京(宁)沪杭战役,是解放战争时期一次具有决定性意义的重大战役。在此之前,经过辽沈、淮海、平津三大战役,国民党军已经失去了战略防御能力,但仍有204万兵力据守长江以南,并借“和谈”烟幕,构筑长江防线,企图依托长江天堑,与人民解放军隔江对峙。中共中央早已洞悉国民党政府的意图,组织百万大军逼近长江,分东、中、西三个集团,做好了渡江准备。1949年4月20日,国民党政府拒绝在和平协议上签字,渡江战役于当天午夜打响,毛泽东主席与朱德总司令旋即发布《向全国进军的命令》。这则消息报道了战役第一天的情况,高度凝练,而又极具震撼力,堪称消息中的经典之作。

消息正文一共五句话。第一句是导语,一共24个字,将“何时”“何地”“何人”“何事”交代得清清楚楚。“何故”不提,因为无须提及,国民党政府的倒行逆施、玩弄阴谋为天下人所共见。“如何”虽然没有明说,但“英勇”“已有”两个词已经暗示出解放军的一往无前和国民党军的不堪一击。一句短短的导语,却涵盖了非常多的信息。第二句适当回溯,对导语做了补充。导语是站在渡江战役的全局来说的,介绍了战役开始阶段的总体情况;第二句具体到战斗层面,补充了21日战斗的主要地域。第三句介绍战况,具体写“如何”。作者以敌方“经营了三个半月的长江防线”与实际作战时的不堪一击相对比,通过事实之间的比对,客观地表现出国民党军的虚弱和解放军的英勇。第四句插入描写,具体展现战场情景,同时回扣导语和第二句,非常精练地交代了战斗的形势———我军在芜湖、安庆之间不仅已经完成了渡过长江和巩固滩头阵地的任务,并已经占领广大地区,将战斗向纵深推进。这一句也与第三句密切相关,因为这样一个渡水登陆作战的最完美战局的实现,只用了“不到二十四小时”,可见我军的进展神速和敌军的不堪一击。第五句展现人民解放军的战斗意志和战斗目标,含而不露地对整个战役的走向做了判断。由于有前边四句话的铺垫,作者的判断虽未明说,读者却不难理解。作者仅用不到二百字(不含电头),就将渡江战役第一天的基本信息、战场态势表述得清清楚楚,同时对战役的未来走向做出了准确预判,没有出众的洞察力和高超的笔法,是不可能做到的。可以说,这则消息既体现出毛泽东同志作为一位战略家的大帅风范,也表现出他作为一位文章高手的大家手法。

2. 《人民解放军百万大军横渡长江》

 

就渡江战役第一阶段的首要任务(突破长江防线,渡过长江)而言,4月22日的战斗具有决定性意义,从这一天的下午开始,国民党军开始全线退却。在渡江战役取得决定性胜利的时刻,毛泽东亲自撰写《人民解放军百万大军横渡长江》,及时报道战况,给全国人民和全军将士以极大鼓舞,对于瓦解敌军斗志,鼓舞我军士气发挥了极大的作用。要迅速了解新闻的主要内容,是看标题。从渡江兵力可以感知战役的壮阔。这是人类战争史上空前的奇观。可以想象,千里江面上,万船齐发,冒着炮火,奋勇挺进,直取对岸的景象。可以想象,日日夜夜盼解放的江南人民该是多么激动振奋!要比较详细地了解新闻的内容,是看导语。从导语还可以知道渡江区域,西起九江(不含),东至江阴,长达一千余华里。从导语还可以知道战役的全局,敌阵业已冲破,战役取得了决定性胜利。要更为细致地了解新闻的内容,是看主体部分。主体部分报道了三路大军渡江的进展,列表如下:

主体部分还分析了中西两路敌军毫无斗志的原因,我军是英勇善战,锐不可当,敌军则被自己玩弄的和谈阴谋瓦解了斗志。这篇新闻气势磅礴。毛泽东作为全军统帅,汇总各路战况,全面报道渡江战役第一阶段的情况,反映了这一伟大战役的磅礴气势,表现出恢宏的气度。

二、问题探究

1. 《我三十万大军胜利南渡长江》非常凝练,文中第四句的描写有无必要?有什么表达效果?

消息讲究准确、凝练,但不等于不可以有文采,更不等于不能描写。因为描写本身与准确、凝练并不矛盾,只要这种描写是客观的,它就能起到“准确传递信息”的作用。本文中的描写就是这样的,“风平浪静”“万船齐放”“直取对岸”既是客观的描写,更传达出作者的兴奋与喜悦。同时,作者用精短的描写展现了我军作战的整体态势,而不去具体铺叙、说明,收到了以少总多的效果,非常凝练。从全文的角度来看,这一句描写很有必要,它从我方的角度补充展现了战斗的情况(前一句是从敌方角度来写),全面表现了第一天的战斗。“风平浪静”写战斗的自然条件,是对“何时”“何地”的补充; “万船齐放”写我军参战部队之多、动用船只之众,是对“何人”的补充;“直取对岸”写我军作战之勇、进展之快,是对“如何”的补充。毛泽东熟读史籍,因此写消息也常使用史传手法,在平静的叙述和普通的词语中暗藏言外之意。“风平浪静”一语,暗示着我军占有“天时”,敌军并无“地利”。解放军渡江作战使用的船只较小,如果风高浪急,就会大大增加作战难度,战场上“风平浪静”,则国民党军所看重的长江之险,先已失去一半。接下来,作者以一个“齐”字点出解放军战役准备之充分,“万船齐放”,不仅是大军渡江的场景,更是正义之师“以有道伐无道”的气象。“直取对岸”写的既是战况,其实也是战果:如果敌军能形成有效抵抗,则不可能“直取”;既然已是“直取”,则敌军必然已经溃不成军。这句描写,从“天时” “地利”,写到“人和”,再到战斗结果,文字虽少,内容却很丰富,同时也又暗示了战局发展必定是我军风卷残云,敌军一溃千里。

2. 作者是如何抓住读者的心理来写《我三十万大军胜利南渡长江》的?

经历了三大战役,人民解放军已经在兵力上压倒了国民党军,装备方面也有大的改善。但是,长江自古就是难以逾越的天堑,长江防线毕竟是国民党军的最后一条具有全局意义的防线,防线背后就是国民党政府的统治中心南京、经济中心上海和号称“九省通衢”的武汉,且国民党军在海空军方面占有绝对优势。那么,战役究竟会谁胜谁负?解放军的进攻会不会顺利?国民党军会不会困兽犹斗,给渡江的解放军造成重大损失,甚至发动大规模的反攻?这些都是当时的读者想要了解的。针对读者心中的这些疑问,作者在消息中一一予以回应。首先报道战局的整体情况,明确告知读者解放军“旗开得胜”的战局,回答了他们的第一个疑问;接下来以主要篇幅展现战斗的具体情况,叙述与描写结合地报道解放军“胜得轻松”,这样就回答了读者最大的疑问——— “战役会不会呈‘一边倒’的态势”;最后写到战役的发展和解放军的目标,明确告诉读者,解放军将“一胜再胜”,最终获得全面胜利。这则消息按照“胜负—战况—展望”的顺序写,符合消息的基本要求,符合人们了解事件的一般顺序,更合乎读者的心理期待和阅读需求,产生了极佳的传播效果。

3.《人民解放军百万大军横渡长江》为什么按中、西、东的顺序叙述?西路军与东路军是同时发起渡江作战的,为什么先说西路军,再说东路军?分述三路战况,为什么又能一气呵成?

中路军首先发起渡江作战,所以先说。西路军和中路军所遇敌情一样,敌军抵抗甚为微弱,而东线敌军抵抗较为顽强,所以西路接着中路说,合在一起,可以议一议。最后说东路激战,文势也涌起高潮。这篇新闻的主体,三路三个层次,看三个层次的衔接,就可以悟出全文一气呵成的道理。中路和西路,都从时间说起,中路一层开头是“二十日夜起”,西路一层开头是“二十一日下午五时起”,这样并列,层次分明,又紧相衔接。说了西路战况之后,又合起来有所议论,议论最后一句是“汤恩伯认为南京、江阴段防线是很巩固的,弱点只存在于南京、九江一线。不料正是汤恩伯到芜湖的那一天,东面防线又被我军突破了”。话题从“西面”转向“东面”,很巧妙很自然地转到了下一层。可见,作者是很注意文章各层之间的衔接的,所以全文流转顺畅,一气呵成。

4. 《人民解放军百万大军横渡长江》一文中,作者遣词造句是怎样做到准确精练,铿锵有力的?

准确,首先是用词准确。例如,“冲破”与“突破”词义有所区别,“冲破敌阵” “突破安庆、芜湖线”“东面防线又被我军突破了”,都运用得准确。又如,东面防线经过整天激战,敌军一部分被“歼灭”,另一部分被“击溃”,所以说“我已歼灭及击溃一切抵抗之敌”。词义表达往往还要突出程度的差别,有时需要说明程度,表达才算准确。例如, “此处敌军抵抗较为顽强”,加上“较为”二字就十分准确。而汤恩伯是“认为南京、江阴段防线是很巩固的”,加上一个“很”,可见他骄傲自负的心理。

必须明确交代的地方,一点儿也不含糊。例如,“西起九江”后面还注明“不含”,就是为了明确。语言的精练、铿锵,有两点值得注意。一是能用单音节的词不用双音节词。电文要求极端精练,军事用语更要求斩截有力。二是适当采用文言词。例如, “至发电时止”斩截有力,如果写成“到发电文的时候为止”,就拖沓了。又如,说“现已占领”而不说“现在已经占领”。这类例子还很多。这篇新闻许多语句具有典雅气息,例如,“我西路军当面之敌亦纷纷溃退,毫无斗志,我军所遇之抵抗,甚为微弱”。但是说到国民党官兵的情绪,又非常口语化, “不想再打了”“听见南京拒绝和平,都很泄气”。或雅或俗,各得其妙。

资料链接:

一、什么是消息

据专家考证,“消息”一词最早见于《易经》: “日中则昃,月盈则食,天地盈虚,与时消息。”意思是说,太阳到了中午就要西斜,月亮圆了就要逐渐亏缺,天地间的事物,或盈或虚,都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时有消长。近代, “消息”一词,指事物变化的信息,在新闻学中,也用来指一种固定的新闻体裁,有时又叫新闻。一般我们在狭义的意义上使用新闻这个词的时候,指的就是消息。消息作为一种文体,指的是报道事情的概貌而不讲述详细的经过和细节,以简要的语言文字迅速传播新近事实的新闻体裁,也是最广泛、最经常采用的新闻基本体裁。

消息作为一种文体,具有鲜明的特征,主要反映在以下方面。

第一,用事实说话。消息报道,一般要求对事物最近、最新的变化加以报道,用事实说话。一般如通讯、特稿等新闻体裁,都可以有一些记者个人的直接的感情抒发或者分析,但消息不同,要求的是客观、冷静的报道,尽量不用记者个人的观点或感情去影响报道,强调的是对事物的准确的描述和最新消息的传递。有人说,消息写作就是回答5W+1H的问题,即when (何时)、where (何地)、who (何人)、what (何事)、why (何故)以及how (如何)的问题,不涉及其他分析或议论。这六个要素,包括引用的背景材料、数字,都要真实、准确,绝不允许虚构和添枝加叶。有时候根据实际情况,可省略个别要素。最短的消息可以就是一句话,将以上要素交代清楚即可。

第二,短小精悍,概括性强。消息非常强调时效性,要求在最短篇幅内用尽量精练的语言,传播出尽量多的最新信息。因此,消息的采写要求叙事直截了当,语言简洁明快。从整体看,消息一般篇幅较为短小,简明扼要,很多新闻史上著名的消息,只有寥寥两三百字。和通讯等新闻体裁比较起来,消息长于做动态报道,报道信息最新最快。因此,消息一般只选取最重要的事实加以报道,对细节不是很重视,短小精练,在语言上也要求干净利落,用词准确。

第三,时效性最强。

消息在新闻诸体裁中时效性是最强的,要求争分抢秒,迅速完稿,“立马可待”。可以说,时效性是消息的生命。消息一般是一事一报,及时概括事实,以保证其时效性,当然必要时可以选取代表人物或标志性事件加以报道,以便窥一斑而见全豹。对于一些重大事件或复杂事件,不妨化整为零,或者先简后详进行连续报道,等等。第四,具有固定的结构方式。消息由于对时效性要求较高,所以在写作上形成了一套固定的程式。这种固定的程式是消息体裁在外在形式上最为明显的特征。一般是将最重要、最吸引人的新闻事实放在最前面进行报道,这种结构形式在一些对事件做动态报道的消息中表现得最为突出。

第五,大多数消息有电头或“本报讯”作为外在标志,有人因此将其称为“消息头”。大家在报纸上看到的消息,开头部分往往冠以“本报讯”或“××社××地×月×日电”的字样,这就是“消息头”。消息头是消息的外在标志。其中,“××社××地×月×日电”一般被称为电头,表明电讯稿发出的单位、时间和地点,加上括号或者用显著字体标出,置于稿件正文的开头。“本报讯”指消息是由本报记者或者通讯员采写的,如果是外埠采写的稿件,一般也要注明发稿时间和地点,这时候消息头一般变为“本报×地×月×日讯”。

消息头的主要作用是:表明新闻来源,以利读者判断。消息头是消息的文体特征,是与其他文体区分的基本特征之一。但是目前新闻界对于消息头的使用已经有所变化,有的报纸就全部取消了消息头。在消息头的使用上,各报也不一致,如对于本报记者采写的本地新闻,大多数报纸还是用“本报讯”,但是也有报社直接将报社名称用上,如《晶报》的消息头就是“晶报讯”,《东方今报》的消息头是“今报讯”。(选自吴麟、张玉洪《新闻采访与写作》,中国传媒大学出版社2014年版,有改动)

二、渡江战役概况

1947年7月到9月,中国人民解放军在全国范围内转入战略进攻。1948年秋天,人民解放军连续发起辽沈、淮海、平津三大战役,给国民党反动派以致命的打击。为了获得喘息的机会,以便卷土重来,国民党方面由李宗仁出任“代总统”支撑残局,蒋介石以国民党总裁的身份退到幕后指挥,扩充军力,加强防御,并大搞和平谈判的阴谋。在这历史的紧要关头,毛泽东主席在1948年12月31日为新华社写了一篇新年献词《将革命进行到底》,文章指出:人民解放战争的胜利已经是确实无疑了,国民党反动派看到中国人民解放军在全国范围的胜利,已不能用单纯的军事斗争的方法加以阻止,就大搞“和平”阴谋。我们不能让敌人有喘息的机会,必须将革命进行到底。中共中央决定成立由刘伯承、邓小平、陈毅、粟裕、谭震林组成的渡江战役总前委,指挥第二、第三野战军和第四野战军一部,饮马长江,随时准备在和谈破裂时发动渡江战役。

1949年4月15日,国共双方在北平(今北京)开始和平谈判,我方提出8条21款和平条件,限南京国民党政府20日前表态。4月20日,国民党政府拒绝在和平协议上签字,谈判破裂。4月21日,毛泽东主席与朱德总司令发布《向全国进军的命令》,命令人

民解放军“奋勇前进,坚决、彻底、干净、全部地歼灭中国境内一切敢于抵抗的国民党反动派,解放全中国人民,保卫中国人民领土主权的独立完整”。21日凌晨,人民解放军即执行最高统帅的进军令,在西起九江的湖口,东至江阴,长达一千余华里的战线上,发动了渡江战役,国民党反动派惨淡经营了三个半月的长江防线,一触即溃。23日晚,人民解放军解放南京,宣告国民党反动派政权的覆灭。此后,人民解放军乘胜追击,连克名城:5月3日,解放杭州;5月17日,解放武汉;5月22日,解放南昌;5月27日,解放上海。6月2日,人民解放军一部攻克崇明岛,渡江战役结束。渡江战役历时42天,共歼灭国民党军11个军部、46个师共43万余人,解放了国民党统治的中心南京和上海、武汉等大城市,以及江苏、安徽两省全境和浙江省大部及江西、湖北、福建等省各一部分,为此后解放华东全境和向华南、西南地区进军创造了重要条件。

三、《我三十万大军胜利南渡长江》赏析(姬瑞环)

毛泽东、朱德发出《向全国进军的命令》之后,中国人民解放军以排山倒海之势、雷霆万钧之力,扑向长江南岸,一举突破国民党长江防线,直捣国民党老巢南京。在指挥人民解放军百万雄师过大江这一历史事件时,毛泽东为新华社写下了多篇脍炙人口的新闻消息,为后人描述了一幅幅波澜壮阔、惊心动魄的历史画卷。其中, 《我三十万大军胜利南渡长江》一文,是毛泽东奉献给中国新闻史的经典篇章之一。消息报道了毛泽东主席、朱德总司令1949年4月21日发出《向全国进军的命令》后,我三十万大军一举突破国民党反动派苦心经营的长江防线的一次关键性战斗。文章采用记叙手法写成,短小精悍,雄浑豪迈,不仅体现了一般消息固有的真实、及时的特点,而且将消息的精粹性特点突出到了极致,堪称“消息”的典范。标题是消息内容的精粹概括,是作者写作意图所在,也是给读者的第一印象。毛泽东深知,标题越是简洁醒目,越能抓住读者;越是别致精当,越能深入人心。把消息的标题写好,有助于强烈地吸引读者,增强新闻效果。此文属于反映渡江战况的军事新闻,在当时实属举国关注。因此,毛泽东仅用12个字就概括了消息的核心内容,极其干脆利落,醒目简练,鲜明有力。标题中的“三十万大军”传达了我军参战部队的数量信息,使人们感觉到,人民解放大军凝聚着无坚不摧的钢铁般的力量,给以巨大的鼓舞; “胜利”与“南渡”两个词,说明我三十万大军已经成功地自北而南渡过长江天堑,撕开了国民党苦心经营三个半月、号称固若金汤的长江防线,因而预示着更大更多的胜利消息会一个接一个传来。我们可以想象,当年,毛泽东得知前线部队胜利渡江的消息,他的内心该是怎样的高兴和激动啊!标题是消息的眼睛,写标题如同画龙点睛。毛泽东把这则消息的眼睛点得既醒目传神,又精当贴切。这样的消息怎能不吸引人呢?正文条理清晰,概括性强。正文由导语、主体、结尾三大部分构成,各部分安排得清晰明了,井井有条。开篇第一句即为导语。毛泽东立足全局,高屋建瓴,运用极其简洁的语言,对胜利渡江的英雄壮举予以高度概括。虽然简短得只有一句话,却涵盖了事件的时间(二十一日)、人物(英勇的人民解放军)、事实(大约三十万人渡江)、结果(已经渡过长江),文字洗练,概括性极强。紧接着,毛泽东在消息主体中进一步讲述渡江战斗过程。他按照事件发生的时间顺序概括为三句话:第一句交代渡江战斗打响的时间与地点;第二句叙述国共两军交火后国民党军队溃不成军、兵败如山倒的情形。这从一定意义上反映了国民党反动派腐朽虚弱,不堪一击的情形。第三句讲述人民解放军以雷霆万钧之势强渡长江的壮烈场面和战斗向纵深发展的情况。在毛泽东笔下,惊心动魄、宏伟浩大的渡江场面,被浓缩为12个字: “长江风平浪静,我军万船齐放”,达到了字字千钧的艺术效果。“风平浪静”是当时江面自然条件的写照;“万船齐放”则是我军战斗场景的交代。我们不禁赞叹毛泽东语出惊人的高超文采,赞叹他叙述历史事件时所创造的诗情画意,同时,我们更加钦佩毛泽东这位伟大的军事战略家所拥有的气吞山河、经天纬地的博大胸怀。把炮声隆隆、硝烟弥漫的渡江场面,采用举重若轻的方法加以描写,只有毛泽东能够做到。消息的结尾与主体内容紧密衔接。在概述渡江过程后,毛泽东运用预见的口吻告诉人们,英勇的人民解放军正在坚决按照最高统帅的命令,乘胜前进,奋勇追敌。这预示着人民解放军摧毁国民党老巢南京的最后时刻就要到了。行文精粹,言简意赅。词约旨丰是这篇消息的突出优点和特色。通观全篇,人民解放军一举突破蒋介石的长江防线,这该是怎样震惊中外的历史事件啊!毛泽东只用了不足200字!篇幅虽短,内容却十分丰富,这里有事件要素的交代,有敌军纷纷溃逃的情形,有我军勇往直前的写照,有战斗经过的叙述,有事件发展方向的展望。真可谓行文精粹,言简意赅。感情充沛,气势豪迈。毛泽东向来是带着感情写文章的,而且以气势豪迈著称。这则消息尤其如此。人民解放军三十万大军胜利渡江,是在国民党政府拒绝签订国内和平协定,毛泽东、朱德发出《向全国进军的命令》后传来的捷报。闻听人民解放军突破长江天堑的喜讯,深知国民党在全国的统治大势已去,毛泽东的内心怎能平静呢?这种激动的心情自然带到文章之中。显示了冲天的气势和豪迈的气概。“直取对岸”,表现人民解放军排山倒海、一往无前的战斗场景;“突破敌阵”,表现战斗经过,摧垮了敌阵;“不到二十四小时”,显示人民解放军攻击强度之高,无坚不摧;“现正向繁昌、铜陵、青阳、荻港、鲁港诸城进击中,”指出了事件的发展方向和战斗正向纵深发展的可喜情况。为了便于读者完整清晰地了解事件发展过程,在确立消息主体的内在结构时,毛泽东按照渡江战斗发生、发展及今后走向的时间顺序叙述,层次分明,说服力强。在外在形式上,他把整则消息浓缩成一个段落,三层意思环环紧扣,句句相衔,没有一句浮言套语,通篇如行云流水,一气呵成。这种紧凑的篇幅,精粹的文字,似乎迫使人们非要一口气读完不可。尤其是文章结尾一句,对全篇做了极好的概括,深刻表现了人民解放军打败蒋介石,解放全中国的坚强决心,为全文增加了雄浑激荡的气势。就在毛泽东写下这则消息的第二天,即1949年4月23日,在人民解放军百万大军的猛烈攻击下,国民党千余里长江防线全部崩溃,南京国民党反动政府遂宣告覆灭。那天下午,在北平香山双清别墅的那座美丽的凉亭里,毛泽东静静地看完登有解放南京消息的《人民日报》号外后,回到了办公室,挥笔写下了那首气冲霄汉的《七律·人民解放军占领南京》:钟山风雨起苍黄,百万雄师过大江。虎踞龙盘今胜昔,天翻地覆慨而慷。宜将剩勇追穷寇,不可沽名学霸王。天若有情天亦老,人间正道是沧桑。为了实现中华民族的独立解放,为了让人民过上和平安宁的生活,毛泽东与蒋介石斗智斗勇数十年,殚精竭虑,历尽艰辛。此时,他领导中国共产党和人民解放军终于推翻了蒋家王朝的统治。翻江倒海的心情,全都凝铸在这56个字里面了!(选自《毛泽东的写作艺术》,时事出版社2004年版,有删改)

四、《人民解放军百万大军横渡长江》写作特点(松树)

《人民解放军百万大军横渡长江》这篇新闻的正文包括导语和主体两大部分。导语,简单地说,就是新闻的提要,简明扼要地概括报道的事实或中心,揭示主题。这篇新闻的导语告诉读者三个情况,即到发电时为止(四月二十二日二十二时)参加战斗的部队数量:百万大军;战斗的具体区域:西起九江(不含),东至江阴,纵横一千余华里;战果:已经冲破敌阵,横渡长江,一千余华里的战线上,均是人民解放军的渡江区域。读了这则导语,对当时整个渡江战斗的概貌,就有了一个明确的了解。同时也激发起人们想进一步了解详细战况的欲望。这种直接叙述主要事实的导语叫叙述式导语。主体部分要具体充分地报道事件的始末,使读者对事件有一个完整、明确、具体的了解。这篇新闻的主体部分仅五百来字,但却使读者清楚地了解这个震动全世界的巨大事件。为什么能这样呢?(1)层次分明。人民解放军是分东、中、西三路渡长江的,新闻按渡江时间先后的顺序,分三层依次报道了中、西、东三路大军的战况。在报道中路军战况时,又分别对我军的兵力配备(每路军有多少兵力),起渡时间和渡江进度分别做了说明。对敌军的战斗情况也做了客观的报道。线索清楚,有条不紊。这样就全面、准确、突出地揭示了战役的形势和发展的趋向。

(2)详略得当。报道各战线时并没有平均使用笔力,对东路军的战况写得比较详细突出。这是因为敌人的防线比较巩固(“汤恩伯认为南京、江阴段防线是很巩固的”),其次,“此处敌军抵抗较为顽强”,更重要的是这一地区在战略上有重要意义,直接关系到能否包围敌军,解放南京。因此在报道我军进展时,和前两路有几处不同,一是较具体写了战斗情况,“在二十一日下午至二十二日下午的整天激战中,我已歼灭及击溃一切抵抗之敌”;一是更详尽地写了我军的战果,“占领……并控制……封锁……切断……”这样就告诉了读者南京守敌撤退的两条主要通道———水路长江和陆路沪宁线,已全部切断,敌人已成了瓮中之鳖。敌我双方的态势已十分明朗。同样在报道敌军情况时,由于中、西路敌军已没有战斗力,所以只是在写西路军战况时,用“和中路军所遇敌情一样”一句话带过,把西路敌军情况合在一起写:“纷纷溃退,毫无斗志。”在报道东路敌军时则不同了,先谈了敌军防线,再谈敌军抵抗情况,并指出战斗是激烈的。

(3)叙议结合。这篇新闻在报道中路军进展情况后,插入一段简要的议论,指出我军之所以取得胜利的原因,一是我军英勇善战,锐不可当,二是国民党的广大官兵一致希望和平,不想再打了,听说南京拒绝和平,都很泄气。这种议论既交代了我军取胜,敌军失败的政治上和军事上的原因,更重要的是由此使读者进一步了解整个国民党反动政权必然覆灭的命运,从而深化了报道的主题。从写作上来看,则是起着承上启下的作用。

(4)语言精练。新闻报道对语言的要求很高,特别是对重大事件的报道,语言必须准确,精练,当然还要鲜明、生动。这篇新闻稿在这方面是个典范。在报道敌我遭遇战时,中路和西路我军所遇之抵抗,用“甚为微弱”四字来概括;而东路则用“整天激战”来概括。在报道我军战果时,用词也是很有分寸的,西路军占领的是“广大南岸阵地”,并“正向南扩展中”,东路军占领的则是几个县的“广大地区”,同时着重报道了江阴和沪宁线(镇江无锡段)两个战略要地,要塞用“控制”这个动词,十分准确地表明它不仅是被“占领”,而且被我军操纵,正因为如此,长江才能被“封锁” (依靠要塞炮火,封锁航道);铁路线则用“切断”(铁路线是可以“切断”的,长江水是切不断的)。

 

(选自《语文教学通讯》1983年第1期,有改动)